原创中国护理管理02-08 01:01

摘要: 做护士,你得具备“分裂”的能力,否则,可能就会被视为不专业。

做护士,你得具备“分裂”的能力,知道吗?否则,可能就会被视为不专业。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这种“分裂”,表现在:


同行面前,晨会交班以及各类文件书写时,你得用专业术语,描述清楚关于患者的一切情况。比如吃饭喝水得说进食饮水、比如睡觉得叫夜眠、比如大便小便得称呼它们为尿液和粪便。


但是,在患者和家属面前,你则要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专业知识加以简化或解释说明。比如骨骼得说骨头、比如四肢得叫手脚、比如动脉静脉得称呼它们为血管。这其中的切换还得自如,不能支支吾吾,否则就显得你业务水平不高,对吧?


这使我想到,古人对于世间事物的理解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 第一层次,看山是山;

  • 第二层次,看山不是山;

  • 第三层次,看山还是山。


其实,作为一名护士,在专业这条路上,对于专业的理解与运用也有这么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专业就是专业(看山是山)


在学校里,我们系统地学习“护理学”,就本科学历而言,要学习4年几十门课程,而且这些专业的内容几乎是我们大部分人从未曾接触过的。我记得,在学习解剖学时,我晚上复习到10点还不够,闹钟定到凌晨3点再继续熬战,最后才得以过关(没错,我就不是学霸)。几年下来,到了临床,当我终于可以搞清楚那些专业术语了,觉得努力似乎没有白费。


第二层次:将高深的专业转换为浅显的通俗(看山不是山)


当终于可以张口闭口一连串复杂的手术、检查名称与英文缩写后,上级领导突然下达指示,护士已不再是单一的照顾者一角,还要演绎好“教育者”的角色,这其中对于患者及家属的宣教就是重中之重,我们得说患者听得懂的话,记住,不能用专业术语。啥情况?开玩笑吧您呐!


我在学校的时候,有过这样一堂课,学生轮流上台当老师,教授班上的同学们一个全新的概念。在得到任务后,我和同桌有一天的准备时间。因为并不是太复杂,所以第二天,我俩信心满满地走上讲台。结果,当我们噼里啪啦地自以为完美地说完后,看着底下同学们的懵圈儿表情,我和同桌面面相觑:这多简单呀!他们怎么听不懂呢?怎么办?于是,我们只好原封不动地又复述了一遍。结果当然是一样的。我们用自己懂的语言来说话,以为既然自己懂了,别人也能懂,但无奈对方根本听不懂。


虽然古语有云:读书千遍,其义自现。但患者不是读书人,更何况他也没有功夫来听你把一段他听不懂的话重复一千遍。


所以,把专业术语转换为病人能听明白的俗语,非一朝一夕的功力,但却是非常必要的。因为,现如今,许多的医患纠纷、矛盾,都存在沟通时的不恰当。有时专业术语的运用是在挖掘医护人员与患者之间的一道鸿沟。倒也不是医护人员不愿意把话说得通俗易懂,更多时候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把那些医学术语给说清楚。


第三层次:当你脱口而出不是专业术语,并不意味着你远离了专业(看山还是山)


当马克·扎克伯格和妻子普拉希莉·陈给他们的小宝宝念量子力学的时候,你要知道,那虽然是儿童版,但仍然是量子力学,语言是简单化了,但核心不变。


当你可以把高深莫测的医学用孩童也能明白的语言说清楚,那时,你已领会了医学的本质,并且可以做随心所欲的发挥,医学的外衣或许已经不见了,但内核仍在。


至于如何自在切换频道,既能学术也会通俗呢?


1、学而时习之


能自在切换的前提是,肚子里得有料。当初,学校里的学习,只是打下了基础,而且我个人认为是浅层的基础,并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逐渐被遗忘。所以,当你轮转到一个科室,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科室内的典型病例彻底弄清楚,看医生的病史,是一个快捷的途径,遇到看不懂的地方,先记下来,不忙着去求答案,有时通篇看完,前面的疑问会豁然开朗。


基本上,医院的各个临床科室都分别会有一套专科护理和常规护理的材料,从不同方面,帮助你熟悉业务,这就是你的宝典,一定要谙熟于心。


这些,都是你将来能够自如发挥的底气。


2、上知天文,下晓地理


做了护士,你会发现,你面对的病人提问,是千姿百态甚至千奇百怪的,有时关于药理、有时属于治疗、有时涉及财务、有时则把你当做管家。能干的护士,既能把医生治疗的方案、药物的不良反应说得头头是道,还能把每一笔住院费用的来龙去脉都给你娓娓道来。


之所以能弄明白这么多事情,并非每一件事你都要去经历一遍,用心地观察他人的工作与沟通,默默地记下,处处留心皆学问。


3、不断练习,熟能生巧,除此以外,别无捷径


道理都懂了,那就剩实践了。


没有别的方法,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去向病人宣教。你可能以为接下来我会说:大胆去说,别怕说错。NONONO!!!大错特错。假如你今天是子女或学生的身份,那你的父母或老师可以这样鼓励你。BUT,你今天的身份是护士,作为“教育者”去向病人宣传教育,那怎么可以说错?病人会有一个心态:最忌讳被当做试验品。他们希望为自己服务的医生和护士都经验丰富。而且,病人都超级敏感和精明,如果你是新人或菜鸟,妥妥地会被他识破。


所以,在正式面对病人沟通时,事先练习非常重要,哪怕你今天要说的只是关于他用药的这一个部分,你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预先设计一个开场白,有助于一开始关系的建立,消除陌生感。比如你可以这样说:某某某,住院有7天了,感觉如何?其一,开放式的提问,可以打开对方的话匣子;其二,你对于住院天数的了如指掌,显示出你的细心与关心,能增加对方的好感。


第二,罗列一份提纲草稿,那是必须的,有助于你理清思路。药名—作用—机理—用药方法—副作用—不良反应,简明扼要,用病人听得懂的语言说清楚。


最后,你得事先准备好他可能提问的范围,试着将自己代入病人的角色,假如今天你是病人,你最关心的会是什么问题——我的病用这个药能不能治好?这个药得吃多久?价格贵不贵,我承担得起吗?等等等等。如果你无法解答,恐怕到时会很尴尬。


护士的工作就像剥洋葱,富有层次感,看着好像差不多,但接近核心的层次一定与最外层的内涵有着差异。五年,十年,二十年,愿你在不同的阶段,能领悟相应层次里的职业真谛。